8个关键词看懂2016数字出版

2017-01-06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国内数字出版仍然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为“十三五”时期数字出版产业的持续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简言之:2016年数字出版顶层设计更加精准到位;融合发展渐趋深入,路径更加明确,思路更加清晰;多个重点领域取得较大突破;大数据在出版业的应用逐步落地,企业的用户思维进一步强化;数字人才培养成绩显著。具体而论,2016年数字出版的成绩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关键词】产业地位

  2016,数字出版的产业地位得到充分肯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加快发展网络视听、移动多媒体、数字出版、动漫游戏等新兴产业”。这是“数字出版”首次列入国家五年规划纲要,表明数字出版发展已纳入国家战略顶层设计。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涉及新闻出版八个方面重要工作以及“一大三小”重要工程项目(“一大”为全民阅读工程,“三小”为国家重大出版工程、少数民族新闻出版“东风工程”、国家重点古籍整理出版项目),都与数字出版密切相关,表明国家对于数字出版作为新兴文化业态的地位给予了充分肯定与高度重视,对于数字出版产业发展而言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将为数字出版的发展带来空前的发展机遇。

  【关键词】行业规划

  2016年,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统筹部署下,《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业已完成编制工作,出台在即。数字出版专项规划和科技发展专项规划也已完成编制。无论是行业规划还是专项规划,布局更加完整,促进转型升级、融合发展的各项举措更加有力。数字出版“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提出“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全面完成,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融合发展初见成效”的目标,以重大工程、重点项目为抓手,推动教育出版、专业出版、大众出版转型升级、融合发展取得全面突破,探索应用服务模式。2016年,总局先后开展了“出版融合发展实验室”“新闻出版业科技与标准重点实验室”的申报工作,对于促进融合发展,加强机构建设,完善新闻出版业科技创新体系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关键词】网络文学

  2016年,网络文学发展逐渐步入规范化、主流化发展的快行道。总局通过各项制度建设,着力推动网络文学健康有序发展,着力构建网络文学评价体系,推进网络文学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实现“双效统一”。7月20日,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与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数字阅读工作委员会共同发起了《网络文学行业自律倡议书》;9月19日,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宣布成立,并发布《自律公约》,表明网络文学行业自律机制渐趋形成。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表明在政府的有力推动和引导下,网络文学责任担当意识不断提升。此外,IP(知识产权)运营热度在2016年得以进一步延续。《芈月传》《欢乐颂》《亲爱的翻译官》《盗墓笔记》等多部网文大IP被改编成影视剧作品,以网络文学为发源,向影视、游戏等多领域发展已成为网络文学发展的主流方向,良好的“网络文学+”产业生态初步形成。

  【关键词】新兴市场

  数字出版新兴市场和新兴热点正不断涌现。2016年,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持续迅猛发展,用户的需求日益多元,由此催生了新领域、新形态、新热点。其一是有声阅读发展迅猛,满足了人们碎片化生活下的多场景阅读需求,也让阅读的定义得到延伸,成为数字阅读的新生力量,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音频平台大量涌现,并在2016年加大了有声书的布局,有声书已成为数字阅读领域继电子书之后的新风口。其二是网络直播在2016年得到快速发展,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上半年,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网络直播在新闻、在线教育、电商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关键词】用户思维

  2016年,传统出版单位用户思维进一步强化。随着传统出版单位转型升级、融合发展的步伐渐趋深入,用户思维得以进一步强化。出版单位更加注重从用户的需求出发进行提供内容、产品及服务。紧密贴合当前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环境下的用户习惯,向移动化、可视化、交互化方向发展,满足用户多场景、多层次需求。以教育出版领域为例,多个教育出版单位开发了微课,很多数字产品突出交互功能。同时,出版单位加大了对用户行为数据的挖掘分析,针对用户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化内容与服务的精准推送。

  【关键词】数字教育

  2016年,数字教育出版发展势头强劲。一方面,传统教育出版转型升级、融合发展渐趋深入,在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在线培训等层面均涌现出一批新应用、新服务、新模式。人民教育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江苏凤凰出版集团等均凭借各自优势,在数字教材、数字教辅、在线教育平台等层面长期进行有益探索,并已取得阶段性成效。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也在2016年加速数字教育布局,为该领域注入更大动力。如阿里巴巴在移动端主要依靠淘宝教育,接入淘宝手机端的淘生活板块和疯狂直播两个入口,将线下课程与直播课程相结合;腾讯基于手机QQ和微信发展智慧校园;网易在数字教育的布局则已涵盖了公开课、实用技能、工具类、外语垂直等多个不同领域,再加上有道云笔记、网易云阅读等辅助类产品,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数字教育产品矩阵。此外,一起作业网、学科网等新兴互联网教育企业不断涌现,为数字教育出版注入新生力量。

  【关键词】知识服务

  知识服务在2016年取得阶段性成果。信息技术广泛应用促进各个领域智能化、网络化,推进知识经济发展,知识成为重要的资源和生产要素,由此也成为具有专业优势的出版企业的转型方向。总局下发了《关于确定专业数字内容资源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单位的通知》,2016年共有28家出版社成为试点单位,进一步推进专业出版向知识服务的转型。这一年来,行业内以“知识服务”为标签的数字化产品或服务平台不断涌现,出版单位的数字化转型升级逐渐从数字出版系统搭建、资源库建设等基础环节建设过渡到搭建知识资源服务平台,向社会提供知识资源服务的建设阶段。除了搭建平台,专业出版社还利用自身优势,通过与行业资源合作、打造行业专家团队、进行行业学术营销等举措,打造“行业细分类、企业精服务”的特色。知识服务的发展也直接推进了大数据在出版领域逐步实现落地应用。

  【关键词】人才培养

  在“互联网+”背景下,全行业已经形成了人才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根基的共识,2016年,政府管理部门与企业在数字出版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共同开展积极有益的探索,取得较大进展。“十三五”时期,总局相关司局将通过实施“数字出版千人培养计划”,加快推进数字出版人才队伍建设,包括支持各类型高等院校开办数字出版专业;鼓励出版单位与研究机构、高等院校联合开展数字出版人才培养;研究制定数字出版人才培养方案和选拔方案,定向培养骨干从业人员,丰富数字出版人才体系;建立数字出版高端人才和专业人才数据库,开展年度例行培训。另外,经北京市人社局批准,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已将数字编辑职称评审纳入全市职称评审序列,于2016年5月组织开展了北京市首次数字编辑初中级职称考试,有近3000人报考,并在9月完成了首次数字编辑正副高职称的评审工作,从而形成了完整的数字编辑职称评审体系,开创了全国数字编辑职称评审工作的先河。

  (作者王飚 系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出版研究所所长)

 

  【声明】本文于2017年1月6日转载自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http://www.chinaxwcb.com/,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原网站文章内容更改,以原网站为准,本数据库对因文章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不承担任何责任。

11
分类表关闭X
隐藏
比较